手机上阅读

第257章 对不起!当年……我下手太重了!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,言情小说免费阅读,言情小说TXT下载,言情小说阅读之家。https://www.huaxiangju.com/
桑榆连忙将他搂在怀里,在他额头上落下安慰的亲吻,柔声说:“没事儿了。咱们去别处玩好不好?”

    曜儿哽噎着,努力忍住泪水:“嗯!”

    张咪见他们这就要走,急忙出声道:“喂。你们打了人就这么算了啊?”

    桑榆回头冷冷看了她一眼:“张咪是吧?带着你的宝贝儿子先去医院做个检查吧,如果有伤到哪里。所有的治疗费我们全部承担,回头我会让容先生连同精神损失费一起打到你卡上!”

    “容。容先生?”张咪愣住了:“你们是容先生的人?”

    刚才容先生带着曜儿和这个女佣入场的时候引起了全场轰动,只可惜她去洗手间了,没看见。

    现在一听说是容先生的人,也有些慌了。

    她抬头看向身边的金重泰:“老公。我是不是做错了什么?”

    金重泰叹了口气:“咪咪啊。不是我说你,你这得理不饶人的脾气也是该改一改了……”

    张咪委屈道:“我也是心疼华庭嘛!”

    “我看华庭就是被你给惯的!”

    金重泰看了一眼嘤嘤抽泣的孩子。一抹嫌恶从眼底掠过:“受到一点儿委屈就只知道哇哇的哭,都三岁了。还这么怯弱胆小……”

    “喂!金重泰?哪有你这样说自己儿子的?”

    张咪护犊心切,声音一下子拔高了许多。

    看这架势。是又要和她的老公金重泰互撕了?

    夏桑榆在心下无奈摇头。

    张咪就算长得再漂亮,可惜身上的戾气实在太重了,这样的女人娶进家门。终归不是什么幸事。

    转念又想到那个叫华庭的小男孩儿既然是金重泰的儿子,那自然也是金宝宝的弟弟。不知道将来在财产的分割上。会不会引起什么豪门争斗来?

    正散乱的想着心事。突然觉得斜上方有一道幽深的眸光正直直看着这边。

    她抬起头。看见容瑾西就站在二楼的扶栏处,单手插兜,神色悠闲。

    他刚才就一直站在那里吗?

    看见他们被人欺负,为什么不过来帮忙啊?

    以他容先生的地位和份量,只要他一出来,那个张咪保证就不敢乱来了……

    她正要上前与他打招呼,他居然假装没看见似的,转身就走了!

    就!走!了!

    夏桑榆僵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容瑾西……,这是在考验她?帮助她?

    帮她巩固在众人心目中女佣的形象?

    算了,懒得想了,晚上回去再问他为什么袖手旁观的事情吧!

    各种繁琐的仪式之后,热闹的晚宴开始了。

    晚宴是传统的中式晚宴。

    夏桑榆因为是佣人身份,所以这席桌上并没有她的位置。

    曜儿却拉着她,一个劲的要她入座:“陶夭阿姨你坐,你坐嘛……”

    “阿姨不坐,阿姨在你旁边站着就好!”

    她表现得十分淡定,尽量做出女佣该有的姿态。

    小曜儿却固执得很,硬要拉着她入座。

    她只得在曜儿耳边低声说:“好了曜儿,今天这样的场合,没有我的位置呢,你看这每一个位置上,都贴有名牌……,不是我的位置,我不能乱坐的!”

    曜儿天真的问:“那要怎样才能有你的位置?”

    “等我有了身份的时候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我回去就让我爹地娶你,这样你就有身份了!”

    “嘘——!这话可不能乱说的!”

    被人听了去,可就不好了。

    夏桑榆正耐心的给曜儿解释,金宝宝含笑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她对旁边的侍者道:“给这里加个位置吧!”

    “是!”侍者很快就另外搬了一张椅子过来,又将餐具恭恭敬敬摆上:“厉夫人,请问你还有什么需要吗?”

    金宝宝优雅挥手:“没有了,下去吧!”

    然后她走到夏桑榆面前,伸手牵过夏桑榆的左手和善道:“陶夭,来,你就坐曜儿旁边吧!”

    “不,不用……,我站着就好!”

    夏桑榆正拒绝,金宝宝又放下她的左手,拉起了她的右手:“让你坐你就坐吧,别客气!”

    夏桑榆便没有再推辞,在曜儿的身边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她脸上带着笑:“厉夫人,你为什么在我手上翻来覆去的看?我的手,有什么不对吗?”

    “啊?没有没有,我就随便看看!”

    金宝宝低垂着眼睫,拉着她的手不肯松开。

    夏桑榆有些不自然的笑了笑:“厉夫人,你别这样……,我是个佣人!”

    “我不管!”金宝宝的声音有些异样的起伏。

    就像个执拗的孩子,紧紧拉着她的手不肯放开。

    低垂的眼睫下,似乎还有隐隐的泪光在闪耀。

    夏桑榆突然就反应过来了。

    她急忙要将手抽回来:“厉夫人,你别这样……”

    金宝宝紧紧抓着她的手,手指从她手背上那团指甲盖大小的暗痕上面抚过,哽声说:“对不起……,当年,我下手太重了!”

    当年在甜品店,因为金贝贝事情,也因为厉哲文的事情,她怒火冲天,抄起手边的水晶叉子就猛地插,进了她的手掌。

    若不是那水晶叉子突然断掉,她只怕将她整个手掌都戳穿了。

    三年过去,伤口愈合了,这道疤痕却始终没有消退。

    夏桑榆只顾着在脸上下功夫,连那道闪电形状的印迹都成功的遮掩了,却忘记将手背上的这点疤痕处理一下!

    现在,就这样被金宝宝给识破了!

    她不安的四下看了看,低声说道:“厉夫人,你,你是不是认错人了?我根本听不懂你在说什么!”

    “放心,我不会拆穿你的!”

    金宝宝在她的手背上轻轻抚拍了两下,安慰道:“我相信你这么做,自有这么做的道理!我只是很抱歉,三年前,不该那样对你……”

    桑榆心里纠结得要命。

    好想说一声:没关系,都过去了,宝宝你不用把以前的事情放在心上……

    可是这样的话一出口,无疑就承认了自己就是夏桑榆。

    思前想后,只能闭紧嘴巴,什么都不说。

    片刻后,以张咪为首的几名贵妇带着孩子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一眼看见夏桑榆坐在席位上,几名贵妇都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张咪更是轻嗤一声道:“哟!咱们今儿这是要与女佣坐一块儿吃饭了?”

    另外几名贵妇也跟着起哄:“咱们都是有身份的人,哪能跟着女佣一起入席啊?”

    “谁给她加的位置?凭她也配坐这里?”

    “赶紧让她走吧!她在这里,咱们还怎么吃啊?”

    夏桑榆本来就不想与这些所谓的贵妇坐在一起,闻言便要起身站起来。

    身旁的金宝宝却站起身道:“陶夭你不用走!你这位置是我安排的,今天你就给我踏踏实实坐在这里,我看谁还敢说什么!”

    她本就出生财阀世家,现在又是立夏集团的董事长夫人,自小就浸润在名利场,让她一言一语之间都带着逼人的气势。

    几名贵妇讪讪笑道:“既然是厉夫人安排的,我们自然没什么好说的……”

    金宝宝又将目光看向张咪:“你呢?”

    张咪轻哼一声,在自己的位置上面坐了下来:“我什么我?我可不是那么记仇的人,刚才与陶夭姑娘的那点儿不愉快,我早就释怀了!”

    说着她看向夏桑榆:“陶夭姑娘,不会还把刚才的事情放在心上吧?”

    桑榆清淡的笑了笑,算是给了回答。

    眸光一转,视线落在了她身边的小男孩儿身上:“他叫华庭?”

    张咪道:“嗯!名字还是我老公给取的呢,叫金华庭,是不是很富贵,很大气?”

    “确实是个好名字!”桑榆又道:“不过他看上去比同龄孩子瘦了些……”

    “唉,没办法,才刚刚七个月就早产了……”

    张咪说着说着就猛然刹住了话头:“不好意思啊,我不应该在这样的场合说这些!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!”

    夏桑榆看向小华庭,心中暗道,难怪这孩子看上去这么瘦弱苍白,原来是早产的原因啊!

    转念又想到自己三年前的那个孩子,也是刚刚七个月,就被心如蛇蝎的乔玉笙从子宫里面硬生生取走了……

    若那孩子还活着,应该也是小华庭这般大吧?

    有了这样的念头,再看小华庭,便觉得这孩子楚楚可怜,委实招人稀罕。

    金宝宝刚才还担心这帮势利眼贵妇会刁难夏桑榆,不过一顿饭吃下来,发现她们居然相处得十分融洽。

    大约是因为有她在旁边撑腰的缘故,大约也是因为容先生的缘故,总之,这顿饭的氛围,比她预料的要和睦得多。

    饭后不久,曜儿就睡着了。

    容瑾西和夏桑榆连余下的助兴节目都没了兴趣,抱着曜儿就要上车回府。

    金宝宝和厉哲文前来相送。

    上车前,金宝宝长时间的拥抱桑榆,在她耳边低声说:“谢谢你还能回来……,我错了三年,谢谢你还能给我机会纠正这个错误!”

    夏桑榆表情僵硬,不知道应该如何应答。

    过了好一会儿,见金宝宝还没有要放开她的打算,只得低低叹息一声:“好了,宝宝……”

    金宝宝一听见这话,眼泪一下子就流了出来。

    她终于放开了她,侧过身低头抹泪。

    夏桑榆看了她一眼,压下心头情绪,转身就要往车上走。

    “陶夭姑娘!”

    身后突然有人唤她。
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,言情小说免费阅读,言情小说TXT下载,言情小说阅读之家。https://www.huaxiangju.com/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